从经济增长论分析柬埔寨持续发展的原因

        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耶鲁大学的诺德豪斯(William D. Nordhaus)和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罗默(Paul M. Romer),以表彰其在创新、气候和经济增长研究中的贡献。罗默是内生增长理论(Endogenous Growth Theories)的创立者,给经济学界提供了经济增长的动力模型。

        什么是经济增长动力?为什么国家之间的贫富差距那么大?著名经济学家索洛(Robert Solow)提出经济体可以通过储蓄部分产出来实现资本的积累。这些积累的资本会有两个用途:一方面它会被用于资本的“广化”,即为新增的人口提供资本;另一方面它则会促进资本的深化,即让经济中的人均资本存量得到提升。

        那么,决定均衡的人均资本存量和人均产出的因素是什么呢?根据在索洛模型指出,它取决于人口增长率、储蓄率和技术水平。即随着人口增长率的提高,资本运用量就广泛,因此它会让均衡资本存量降低;而更高的储蓄率则会带来更高的资本积累,从而导致均衡的资本存量更高;更高的技术水平可以用同等资本投入得到更多产出,从而产生更多积累,因此也会让均衡的资本存量更高。

        基于这套模型,可以看出,在人口增长率、储蓄率和技术水平这些因素稳定的情况下,无论经济体的起点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人均资本水平和人均产出都会向均衡水平收敛。由于从经验上看,经济体的人口增长率和储蓄率通常会在很长时间内保持不变,因此最终决定经济体均衡发展水平的变量就只有一个——全要素生产率(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

        罗默在一个垄断竞争的框架下对这个重要的思想进行了重要的表述。利用数学模型,他向人展示,如果生产的专业化(表现为经济中中间产品的增多)会导致规模经济的出现,进而让持续增长变为可能。他分析指出既然专业化可以导致规模报酬,从而造成持续增长,那么国与国之间通过专业化,然后进行贸易,就有可能造成各国之间的共同繁荣,这一观点为从国际贸易理论去思考增长问题奠定了基础。

        根据我国的贸易发展模式来看,也是根据此理论开展的。改革开放之后,江浙两广地区汇聚了本省市和全国的大量年轻人投入到加工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之中,创造了不可计数的价值,同时依赖于远洋物流的发展,大批量地集装箱游向了世界各地。为全球提供了无数轻纺和电子产品,中国制造从而享誉全球。中国的GDP一直在高速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必然又带来了一定的污染和产能过剩,因此习大大进而提出了复兴“一带一路”,将我们的友好和产品带给周边国家,通过陆上丝绸之路传递轻纺以及电子类的产品,现已经把制造业的工厂转移到东南亚的各加工商目前都迎来了事业发展的第二春。

        在东南亚国家中刚刚崭露头角的新兴城市——金边,作为柬埔寨的首都,它被誉为“亚洲新虎”。十年来,柬埔寨GDP经济成长高于7%,这一经济增长将使柬埔寨人民每年收入逐渐增高。所以到2015年人民人均收入增长到1070美金,而金边人民平均收入达10900美元,而根据中国平均工资排名,山东青岛以6057元的月平均工资,年约11000美金的人均收入,基本与金边持平,可以看出金边人民平均收入的大幅提高。这一良性发展使得柬埔寨希望在2030年成为中等偏上收入国家,并在2050年成为高收入国家。

        而金边之所以如此快速发展的原因从罗默理论可以分析的得出:

        稳定的政治环境。柬埔寨是东南亚政局稳定排名前列的国家,同时柬埔寨是虔诚的佛教国家,奉行君主立宪制,具备国家稳定的强力基础。

        一带一路的支持。在东南亚国家中,对柬埔寨的投资额占比达50%,显示了柬埔寨在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中的重要地位。

        经济发展势头。柬埔寨GDP持续保持高增长,除了08年全球金融危机外,每年都达7%以上的增长速率,是全球GDP增长势头最强劲的国家之一。

        美元资产。无汇率风险,不同于东南亚其他国家的本土化货币,美元资产对于系统性金融风险具备强劲的抵抗力。

        人口结构。柬埔寨人口平均年龄27岁,其中30岁以下的年轻人占总人口的70%,柬埔寨政府鼓励生育,将持续享受长期的人口红利。

        价值洼地。横向对比临近的几个东南亚国家,柬埔寨首都金边房价仅为他国同等地段价位的三分之一,具备强势的洼地价值和首都卡位价值。


联系方式:

微信:17310335137
坐标北京,服务全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